北京严打超标电动自行车,专家建议:需为外卖小哥“独家定制”

时间:2021/11/17 11:21:31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 点击:287次

0dAMQQ0o.jpeg

进入11月以来,北京交管部门针对超标电动自行车违法上路行驶等各类违法行为展开集中整治行动,严查“白牌”电动自行车,其中快递、外卖、即时配送等超标的电动自行车是严查对象,受到普遍关注。

不过记者近日走访调查发现,面对严查,不少车主选择“先上牌再提速”,给新车做一系列改装,不仅能够达到新国标的标准,又可以提速,还可以躲避检查。

对此,专家呼吁:与普通消费者相比,外卖、快递等小哥的电动自行车已不再仅仅是交通工具,而是生产工具。目前亟需研发推出适用于他们的电动自行车产品,并不断完善相关标准体系。

1.外卖电动车改装费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11月10日,记者以普通消费者身份随机走访调查了北京市东城区一些品牌电动车销售店,销售员皆回答:“严格按照新国标电动车要求进行销售。”

但当记者以外卖从业人员身份进行咨询时,有销售员则偷偷表示:“电池可以装48伏的,也可以装60伏或者72伏的,跑个四五十迈没问题。”

然而按照新国标的规定,电动自行车须具有脚踏骑行能力、最高设计车速不超过每小时25公里、整车质量(含电池)不超过55公斤、电机功率不超过400瓦、蓄电池标称电压不超过48伏,以此来满足电动自行车使用者基本出行需求,同时减少对其他车辆和行人正常通行秩序的干扰。

新国标,即《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于2019年4月15日起正式实施。但出于人性化管理考虑,各地并没有直接报废超标车,而是给了1到4年甚至更长的过渡期,在过渡期内只要上临时牌照,就可以正常上路。

比如北京就将过渡截止日期设置为2021年10月31日,按照规定,不符合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将一律不得生产和销售。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超标电动车在北京街头上已几乎难觅踪迹,但违规改装现象仍难以杜绝。

“中国电动自行车起步较晚,发展迅速、市场规模庞大,整体来说,大部分企业还是严格按照新国标进行生产、销售,行业生态良好,但不免存在一些违规企业或经销商‘打擦边球行为’,的确很难管控。”一位中国自行车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城市报记者。

而为了迎合车主增大续航里程、提高行驶速度的需求,部分不法车行违规加装并售卖超标电池,其中非法改装销售蓄电池已形成灰色产业链。

记者在部分电动自行车经销店暗访时注意到,多位外卖骑手进店问询改装电池价格,店主更是毫不避讳地说:“价格在几百甚至上千元不等。”

2.改装电动车将会带来哪些危害

目前我国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巨大。来自中国自行车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电动自行车年销量超过3000万辆,社会保有量接近3亿辆。

特别是近些年,由超标电动自行车导致的安全事故频繁发生,受到相关部门和社会的普遍关注。

上述中国自行车协会负责人表示,电动自行车安全涉及生产、销售、使用等多个环节,市场管理与销售的“末梢环节”更是难以监管,私自改装和违规使用的管理难度很大。

据了解,在电动自行车的销售模式中,整车和电池可以分开销售。整车大厂在电动自行车出厂时,会配套电池,一些小企业只出售车架子,电池安装均由经销点实施。

在这种销售模式下,一些劣质电池经网络、线下销售后,就有可能被安装到消费者购买的电动自行车上。

同时,非法改装控制器或电机、加装电池、非法提高车速造成车速过快,不仅会影响车辆的操纵稳定性和制动距离,也会影响骑行者的视觉、判定力和反应时间,从而容易发生交通事故,危害人身生命安全。

uQwbatQ5.jpeg

据应急救援部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1-7月间,我国就发生了6462起电动自行车引发的火灾事故。

大兴区消防救援支队防火处宣传科科长刘丙涛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谈道:“电动自行车电池多为锂电池,由于其具有起火速度快、时常伴有爆燃、高温高热、有毒浓烟等特性,极易引发火灾事故。”

他进一步表示,电动自行车进行加装改装后,会导致原件与改装件不兼容,电动自行车极易发生自燃和车身断裂现象,从而引发火灾。

另一方面,市面上很多改装车充电器使用劣质、甚至翻新的电子元件,劣质充电器散热风扇若损坏失灵,充电器没有过热过载保护,这就很容易把电池充坏,长期发热工作的情况下,容易引起火情。

此外,不少城乡居民习惯将电动自行车进楼入户停放、充电,有的还停放在门厅、疏散走道、楼梯间等公共区域,一旦起火燃烧,产生的高温有毒烟气很快能充满整个空间和通道,导致疏散、逃生困难,造成人员伤亡。

3.外卖电动车亟需“独家定制”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改装车日益增多,近日北京交管部门也掀起了新一轮的整治风暴,将执法重心转移到拼装改装却悬挂“白牌”的车辆上。

Q2OW98He.jpeg

眼下备受关注的是,外卖、闪送等骑手们应该如何平衡“降速”与“收入”之间的矛盾。

“现在查的严,我们也没有办法,速度慢了,直接影响送单量。”一位外卖骑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按照现有的平台考核制度,速度与接单量挂钩,但降速之后,骑手的收入很可能随之下降。

上述中国自行车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与普通消费者相比,外卖从业人员的电动自行车已不再仅仅是交通工具,而是生产工具,依靠电动自行车的高速度、长里程,送单接单,快速完成工作谋求生存,他们很辛苦,也很无奈。”

他补充说:“目前需要研发推出适合不同消费者的电动车产品,例如制定、研发、销售外卖从业者适用的电动自行车产品,并不断完善相关标准体系。”

同时,电动自行车行业的良性健康发展涉及生产、销售和监管等各个环节,没有一个环节是单独成立的。因此需要更加客观看待超标电动自行车的安全问题,不能把责任简单推给环节中的某一方,应该多方联手,多管齐下。

据了解,中国自行车协会组织编制的团体标准《外卖专用车第1部分:外卖电动自行车》(中英文版)已发布,明确了外卖电动自行车应符合的相关标准和要求,做好外卖服务业发展的支撑工作。

TMt5qcJq.jpeg

《外卖专用车第1部分:外卖电动自行车》团体标准

针对电锂电池和充电器方面,中国自行车协会还编制了《电动自行车用锂离子蓄电池安全使用白皮书》和《电动自行车用充电器安全使用白皮书》,同时制定团体标准,从标准层面把住第一道关。

另一方面,加强电动车领域立法也需要提上日程。

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恩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我国对电动自行车产品是实行国家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目前主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和《电动自行车技术安全规范》,在安全上对生产厂家在源头予以控制。”

“但消费者购买后予以改装往往在外观上监管部门难以一下甄别,电动车改装后突破了时速和马力的限制,已经属于不符合安全标准的机动车,现有法规大多是原则性规定,还需加强立法,统一量化处罚标准,确保道路安全的公共利益。”他补充说。

责任编辑: